專欄文章 - 一天聽一點


【一天聽一點 #418】你的記憶有多精確?

2018-08-23

你會不會對一個現象有一點好奇,就是每當選舉到的時候,各個機構都會端出他們民調的結果,這些民調的結果其實不難理解,無非就是去問選民們對於候選人,他的喜好度、他的看好度…等等的。

 

可是你也會發現哦,不同的機構做出來的民調結果,有時候落差還挺大的,這中間的原因到底在哪裡?可能很多研究都告訴我們,會有一些歸因,包含是取樣的選擇、包含機構效應。

 

而今天我要跟你分享的,是一個更根本的部分,就是如果撇除掉「取樣」的問題跟「機構效應」,有沒有可能在問題設計的本身,就會足以扭曲我們的認知態度,甚至去足以扭曲我們的記憶狀態?

 

這個研究其實是在上個世紀,一位叫做伊麗莎白洛夫托斯,這一位學者所進行的一個經典測試。他找一群學生,去看一段連環車禍的短片,在看完影片之後,由學生來填寫問卷,其中包含六個關鍵的問題,其中三個是關於影片當中,出現過的物品,而另外三個是在影片當中其實沒有出現的物品。

 

比如說問卷裡面,可能有這樣的問題,其中一半的人看到的問題是:「你有看見一個破碎的車頭燈嗎?」;而另外一半所接受的問題,可能是這樣子呈現的,叫做「你有看見那個破碎的車頭燈嗎?」。

 

如果你有留意的話,你會發現前面的問題是問「一個」破碎的車頭燈,而第二個是問「那個」破碎的車頭燈;「一個」跟「那個」。我們在語言裡面的區別,當我們說「一個」的時候,其實他並沒有確定它是否存在。

 

但是當我們說「那個」的時候,其實已經在暗示,破碎的車頭燈是存在的。所以實驗的結果告訴我們,不管影片當中,是否真的出現過破碎的車頭燈,當問題以「那個」做為呈現,而不是「一個」來做表達的時候,這些看影片的學生,更容易認為自己看見了影片當中, 其實並沒有出現的東西。

 

其中被問「那個破碎的車頭燈」的學生裡面,有15%的人說他自己看見了;然而被問「一個破碎的車頭燈」那一群學生裡面,只有7%的人說自己看見了。

 

也就是說,不管這個破碎的車頭燈存不存在,只光是把「一個」破碎的車頭燈,改成「那個」破碎的車頭燈,它就改變了8%的學生,他們的記憶跟認知。

 

洛夫托斯甚至還進一步,他去操弄這些題目上面,其它微小的變化,是否會影響受試者對於數字的判斷。比如說他讓45個受試者,去看七段交通事故的影片。

 

看完其中一段影片之後,他讓某些受試者回答問卷,他的問題是這樣喔,句型都一樣,它的句型都是「當車輛彼此相撞時,車速大約有多快?」。

 

他操弄的詞彙就是,當車輛彼此「相撞」時,跟當車輛彼此「猛烈撞擊」時、當車輛彼此「衝撞」時、當車輛彼此「撞到」時,或者是當車輛彼此「碰到」時。

 

就是他把那個事故的關鍵詞彙,去做一些改變。「相撞、猛烈撞擊、衝撞、撞、碰到」。他用這些問句的操作,讓受試者去回答這個車速大概有多快。

 

當受試者被暗示的是「猛烈撞擊」這個詞彙的時候,他們會認為這個撞擊的平均車速,會到達每小時65.3公里;然如果用「衝撞」這個詞彙的時候,每小時是62.9公里;如果是用「碰撞」這個詞彙,每小時是61公里。

 

如果單純的只是用「撞」這個詞彙,每小時就會降到54.4公里,如果只是用一個比較輕微的詞彙,叫做「碰到」每小時的衝撞的時速,就會變成50.9公里。

 

所以從「猛烈撞擊」到「碰到」,從65.3公里的每小時時速,到50.9公里的每小時時速。你回想一下,這些受試者是不是都看同樣一部影片?

 

是的,可是當問題的詞彙使用,有所調整跟改變的時候,每個人的主觀認知,包含對於自己記憶的呈現與陳述方式,是不是都會有很大、很大的改變?

 

所以回到我們的現況,如果你最近接到一些民調機構的電話的時候,你不妨仔細的聽一下,他到底是怎麼問你問題的?他的問題當中,有沒有一些強烈的引導性,或者是他只是調換一些詞彙,但是卻會讓你的答案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如果再進一步的話,我們是否需要常常的問自己,當你認知到「一定是如此」的事情的時候,它有沒有可以被懷疑的空間?有沒有可能我們自以為勞勞記住的那些事情,透過別人的引導,加上我們的陳述,而造成程度不一的扭曲呢?

 

對於一個能夠有效的跟別人達成共識的人而言,你要能夠看懂、聽懂這樣的扭曲,並且試著去還原它,我們才能夠有效的跟人達成共識。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帶給你一些啓發與幫助,我是凱宇。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請在影片裡按個喜歡,並且訂閱我們的頻道,別忘了訂閱旁邊的小鈴鐺,按下去,這樣子你就不會錯過,我們所製作的內容。

 

那麼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或課程有興趣的話,我們近期的課程,是在11月6號開課的『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如同我們前面所分享的,這一門課會幫助你,還原那些可能被扭曲的部分,不管是我們釋放出來的訊息,還是別人釋放給我們的訊息。

 

透過這一層還原的能力,你才有辦法跟值得的人、重要的事物,達成必要的共識,我很期待在11月6號的教室裡,能夠見到你,謝謝你收聽,我們再會。





標籤: 裘凱宇 , 自我覺察 , 自我成長 , 啟點文化 , 高難度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