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一天聽一點


【一天聽一點 #440】被情緒綁架,就註定了悲劇人生 | #影片版

2018-09-25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今天我要跟你分享一個故事。

 

在談這個故事之前呢,我邀請你思考一下,你是不是那種喔很容易被情緒影響的人?特別是跟他人之間的關係,如果有人杯葛你、有人擋你的路,或者是有人討厭你,你會非常非常的難受。

 

然後呢,在你心中,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似乎有一個牢不可破的信念,就是你希望大家都喜歡你,你不希望有任何人反對你。

 

甚至於你在人際當中,會有一點點嫉惡如仇,哪怕是某些人,他其實已經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了,只是因為他對你仍然有偏見,於是你心中就放不下。

 

如果你剛剛聽完之後喔,你發現唉啊!好多都是我自己的狀況,或者是誒~其中有一兩個,自己可能很容易卡住;甚至於呢,你回想一下自己過去人生當中,你經常把情緒消耗在一些,其實事後來看,好像不是太重要的人事物上的時候。

如果你有這樣的感受跟共鳴,那麼今天要跟你談的這個故事,我希望你好好的聽一聽,也好好的感受一下。

 

這個故事的主人翁呢,他是一位醫生,他是在1846年,一個匈牙利的醫生,叫做伊格納茲・賽麥維斯。他那個時候28歲,他在維也納大學裡面的產科,擔任助理。

 

在那個時候的醫學條件,跟背景底下,每六個產婦會有一個因為「產褥熱」,這樣的一個疾病而死掉。其實如果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的話,「產褥熱」這個疾病其實很簡單,就是細菌感染。

 

那細菌感染原因是什麼呢?就是這些醫生啊,在接觸產婦之前,沒有做徹底的洗手、消毒、清潔的工作;以導致於這些醫生,他可能接觸了其他病患,甚至於前一刻還在解剖屍體的狀況底下呢。

 

這些病菌就帶到了,這些可能剛生完孩子的產婦身上。所以呢這些「產褥熱」,他們事後的很多解剖,那幾乎都是跟細菌感染一樣的狀況;比如說流膿啊,這個發臭啊…等等的部分。

 

當然剛剛講的部分,都是以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理解,當時並不這麼認為,甚至於當時完全沒有想到,原來是醫生洗手、消毒、清潔不完全,所造成的一個傳染性的疾病。

 

那個時候對於「產褥熱」的認識是什麼呢?當時啊,覺得「產褥熱」是因為空氣當中,有些傳染物質的散布;所以呢,它是透過空氣所散布的,並且呢,在我們呼吸的過程當中,由肺部吸進去,造成「產褥熱」這樣的一個狀況,這是當時的醫學水準所下的結論。

 

然而,賽麥維斯這一個年輕的醫生,他認為完全沒道理啊!他覺得不是這樣子吧,因為他自己研究發現喔,在不同的季節、天候條件的狀況底下,這個「產褥熱」的發生率,它並沒有受到影響。

 

如果是用空氣傳播,這樣的一個疾病,它會因為季節、氣候、濕度、溫度會有改變,但顯然「產褥熱」並沒有因為這些條件,有任何的改變。甚至於他還發現喔,由醫生親自接生的這些產婦,比起那些由傳統產婆接生的產婦,得到「產褥熱」的這樣的幾率,由醫生接生的反而還比較高呢!

 

傳統那些產婦,她們本身的醫學知識沒有那麼好,反而透過這樣的途徑所接生的產婦,還比較不容易死於「產褥熱」。他就覺得這完全沒道理啊,怎麼會這樣子呢?

 

所以呢,賽麥維斯醫生,他就發揮了研究的精神,後來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剛剛所說的,其實「產褥熱」發生的原因,就是因為醫生的手,直接接觸產婦,造成感染這樣的狀況。

 

他在研究的過程當中喔,還發現了另外一個更有力的證據,來支持這件事。當年呢,有一個很資深、德高望重的產科醫生,他在解剖因為死於「產褥熱」的產婦,的屍體的過程當中,不小心自己的手,還被那個手術刀劃傷。

 

結果呢,這個醫生他自己因為這個傷口也感染,然後甚至於還死掉了。所以,更加堅信了賽麥維斯醫生,覺得唉~這絕對不是空氣傳染。於是呢,當他有這個發現之後,他就開始確實的在自己的產房裡面,去落實洗手、消毒這件事。

 

結果想不到啊,開始落實這件事情,他的產婦的死亡率,馬上降低了一半;這是一個很明顯的改變,但現在問題來了,在當時他的頂頭上司,就是產科的主任,叫做約翰・克萊因這個醫生。

 

他反對賽麥維斯的說法,他覺得這樣的說法,等於在指控其實這些產婦是由醫生所殺死的,這個是一個太沉重的指控了哦。而且另外克萊因也懷疑,賽麥維斯根本就是透過這種標新立異的手法。

 

因為年輕人嘛!想要搞怪,然後想要得到一些名聲。這個是克萊因,他對賽麥維斯的一個偏見跟懷疑。於是呢,到後面演變成什麼樣的狀況?到了1849年,克萊茵還動用了他自己的權勢跟關係,他拒絕續聘賽麥維斯醫生。

 

這個動作等於是讓賽麥維斯,在維也納的醫學圈裡面,沒有立足之地。那當然賽麥維斯就覺得很委屈,而且很生氣啊!因為他的反覆驗證,都證明他的想法是對的,那你克萊因,你的這個老屁股,你這老骨頭,怎麼可以因為我們私人的恩怨,至少賽麥維斯覺得是私人恩怨啦!

 

你怎麼可以因為這樣的原因,把我趕出了維也納醫院呢?可是事實上,賽麥維斯在維也納醫院,去落實消毒、洗手的這件事情,其實有得到一些同行的支持,特別是那些比較年輕的醫生。

 

因為觀念、想法比較開放,想說不妨也來試試看,結果也都得到跟賽麥維斯類似的結果,死亡率都有效的降低。於是呢,這一群支持他的同行,這些年輕醫生們,就一直要賽麥維斯,把他的研究結果,這些記錄去做正式的發表。

 

那你知道在醫學的學術社群裡面,你有一個完整的研究記錄、一個完整的研究報告,然後公佈出來之後,才能提供給學術同儕、醫學同儕,去做交叉檢驗,去做再次的實驗的印證,這是重要的嘛!

 

這樣子才能夠去奠立起你理論的根據,跟理論的高度,還有它的確實性,可是賽麥維斯,他當下因為自己不爽的原因,所以這件事情,他一直沒有真正的去做,他反而先去做什麼事呢?

 

他去開一些講座,他想要幫自己建立一些,直接的發聲管道。除了去宣揚自己的理念之外,他想要透過這一些講座,去罵克萊茵、還有克萊因所代表的,那些老古板的醫學勢力。

 

所以呢,你聽到這邊,你們有沒有發現賽麥維斯醫生,他開始因為自己的情緒,開始走的好像有一點偏了。他沒有先把真正最重要事情,先把它做起來。可是儘管如此,因為他開講座嘛、還是有人來聽嘛!

 

那你只要有發聲的管道,你自然還是可以累積影響力;所以,雖然他的理論、出發點、被質疑的聲音哦,一直沒有中斷,可是他的支持者,也因為他的宣揚,也不斷增加了。

 

但是哦,這裡面就有一個很根本的問題,無論你有多少的支持者,你的研究報告一定要拿出來。你的研究報告沒有拿出來,學術社群、醫學社群,就沒有辦法交叉檢驗,你的理論是否正確。

 

所以呢,這些支持者就一直催促賽麥維斯,你把你的研究趕緊出版吧。這個時候,賽麥維斯有因為這些龐大同儕壓力,他就把研究報告,趕緊寫一寫出版嗎?他沒有,他反而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都傻眼的事。

 

他斷然的離開了維也納的醫學圈,他回到他家鄉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回到那裡行醫,原因是什麼?原因是在於他的不爽啊!因為他不爽自己還繼續跟克萊因,在同一個城市裡面。

 

你聽到這邊,會不會覺得他的理由真的好幼稚?好!不僅如此,我們把這個故事繼續往下推。你想看喔,如果你在維也納的醫學圈裡面,你原本是賽麥維斯的支持者,你也覺得他這一套是可以試試看的,甚至於你在你的醫院裡面、你在你的產房裡面,都開始推行這件事。

 

結果賽麥維斯這個傢伙,你用你的行動具體支持他,他居然離開了這裡,你會不會有一種被別人背叛的感覺?你會不會有非常不爽的感覺?只要是人類,都會有的啊!

 

可是,這還不打緊喔,賽麥維斯他回到了布達佩斯之後,他用很激進、很強烈、很…幾乎是暴君的方式,去嚴格的規定,他在布達佩斯所服務的醫院,去落實消毒、洗手這件事。

 

那當然,如果回到現在的理解,去落實消毒、洗手,真的本來就應該做的;但只是賽麥維斯在那個時空背景底下,他的手法太激烈了,激烈到他乎幾得罪了所有人。

 

好!你要得罪所有人,也沒有關係;至少大家還是看學術、科學的研究、醫學的研究嘛!你是不是還是要把你的研究,快一點呈現出來,供學術社群、供醫學社群,去做交叉檢驗嘛!

 

所以呢,在那個狀況底下,他回到布達佩斯,他惹毛了所有人,雖然死亡率依然是降低了;甚至有很多的聲音,開始懷疑死亡率降低的原因,真的是因為消毒洗手嗎?還是有可能是其他的因素呢?

 

你知道,這個聲音從現在的角度來看,的確是消毒洗手。可是在當時,你就算是一個很有學術涵養的醫生,你仍然會有這樣的懷疑。因為並沒有任何具體的研究證據,來支持你的理論是對的啊!

 

所以,在那樣的時空背景底下,所有的同儕、所有的同仁,不斷的給賽麥維斯壓力,說「你一定要快點把你的研究出版」。這時候,賽麥維斯迫於無奈,他在1860年,終於決定寫一本書,來說清楚他的理論,還有所有的研究根據。

 

但是呢,大家喔,沒有看到他出版的內容也就算了,當大家一拿到他出版的內容,所有的人大傻眼!怎麼說「大傻眼」呢?我們知道,如果像一般的醫學研究來說,喔這種比較科學性的研究,那其實它的篇幅、最重要是研究的過程,還有相關的數據嘛!

 

所以呢,它的篇幅應該不會很長,至少不會像文史哲研究一樣,動不動一個論文出去就好幾百頁,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但是你知道嗎?賽麥維斯他的那一本書、他的研究報告長達600頁 。

 

而這600頁裡面,難道是用更嚴謹、更細緻的方式,去交叉的說明、去交叉的驗證他的理論嗎?並沒有,這600頁裡面,大家不看還好,看完昏倒;怎麼說呢?因為他幾乎用絕大多數的篇幅,在謾罵…。

 

罵誰呢?你想得到嘛!罵克萊因啊、罵醫學的傳統勢力啊、罵大家怎麼迫害他啊、罵所有人怎麼食古不化、頑冥不靈啊。你有沒有發現,賽麥維斯走到了這裡,是不是完全畫錯了重點。

 

然而他為什麼會畫錯重點?是不是因為他的情緒放不下?他放不下別人對他的偏見,他放不下,他自己覺得受到委屈,被不公平對待的這種感覺。所以呢,賽麥維斯的命運,他到最後,幾乎在得罪所有人的情況底下,布達佩斯的醫院也不再續聘他。一直到了1865年他病逝,他死掉的時候才47歲。

 

這個故事聽到這裡,我們不妨想想看幾件事情喔,你看喔,如果賽麥維斯他沒有糾結在這些情緒,他自己本人在從他的年代,跟他的年代往後看,他的學術地位,會是什麼樣的狀況?

 

大家會多麼的景仰跟推崇他,你可以想想。那當然我們回到一個行醫者,我們不要那麼自私,不要去想說自己的功名利祿,不要去想自己的百年之後的名聲,這些都不要去想。

 

回到行醫的本身,我們要救人嘛!如果從救人的角度,你想想看,在賽麥維斯糾結在自己情緒的過程當中,他是不是反而造成了更多產婦,死於那些可以避免的感染?

 

你有沒有發現,當他在謾罵、當他在情緒的漩渦裡面的時候,這時候搞不好有很多,就等著賽麥維斯的研究報告,作為理論的支持跟證據,就可以落實到他的醫院,或者是他的產房裡面,這個徹底消毒洗手的過程。

 

你看喔,這裡面在這個時間差裡面,有多少的產婦,又死於「產褥熱」?就是那句話說的啊:「我不殺伯仁,而伯仁為我而死。」你想想看,賽麥維斯因為他自己的情緒過不了,他付出的代價,跟所有在當年死於「產褥熱」、死於感染的產婦,的這些性命,這代價到底有多高?

 

我們可以一起想一想,所以呢,最後這個故事說完了。我經常在教學的過程當中,會遇到很多朋友,他在跟我提到,在他的人生裡面,到底誰不公平的對待他、到底誰欺負了他、到底他受了什麼樣的委屈?

 

於我的工作跟我的專業,在情緒上的支持,我當然會陪伴他跟同理他。可是當走過了那一段,在情緒上最需要被支持的過程之後,在他的理性還算可以運作,在他還有辦法,用他清楚的腦袋去認知事物的本質。

 

在那一刻,我都會問他一個問題,同樣的,我現在也用這個問題來問你。很多事情,除了讓你感受到情緒不好,除了會讓你感受到不舒服、不快樂、憤怒、恐懼、緊張、焦慮,除了這些情緒之外,它到底對你帶來什麼「具體的影響」?

你有沒有發現,好多時候,我們都活在情緒裡,我們根本沒有認清「具體影響」是什麼?就像賽麥維斯醫生一樣,如果在他行醫的過程當中,哪怕是給自己一個小小的片刻,靜下心來,好好的想一想,他今天跟克萊因叫板,他到底想得到什麼?

 

他今天如果真的、好好的去先把學術研究,這些論文、這些研究成果,去好好的做發表,那又會帶來什麼具體的影響?所以呢,看完這個故事,我說實在的一點,我真的是一聲長嘆!

 

因為,我認識很多真的很優秀、很有才華的朋友,他們卡在情緒裡,他們沒有去真正的回到「具體影響」的本質;於是他的優秀,被他自己的情緒消耗掉了。我看到更多,你可能身負著一家公司,你可能有很多人信任你,你可能帶著一群團隊,但也因為自己卡在情緒。

 

不管卡在自己跟自己團隊成員的情緒,還是卡在外部的情緒;總而言之,卡在情緒。讓他失去了正確的判斷,讓他因為意氣用事,做出了很多不應該做的決定。

 

更可怕的是,因為你的情緒,讓你相信了一些不該相信的人,而又錯過了一些,原本可以好好跟你一起前進的朋友。是不是就跟賽麥維斯的過程是一模一樣的呢?

 

希望我今天跟你分享這個故事,能夠讓你好好的靜下心來,想一想,尤其是此刻的你,如果正在情緒的旋渦裡的時候,不是要你去消滅你的情緒。

 

而是,是不是可以在情緒的漩渦,稍微減緩一點的那一刻,問問自己,除了讓自己感受不舒服之外,到底「具體影響」是什麼?或許你會開始看見,真的更值得你,去好好努力的事情。

 

我是凱宇,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帶給你一些啓發跟幫助,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請再影片裡按個喜歡,並且訂閱我們的頻道,別忘了訂閱旁邊的小鈴鐺,按下去,這樣子你就不會錯過,我們所製作的內容。

 

那麼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或課程有興趣的話,我們近期的課程,是在11月6號開課的『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

 

呼應今天所談的主題,這一門課可以幫助你,透過有效的觀察、有效的傾聽、有效的資訊整理,還有釐清定位;在你在面對很多人的過程當中,怎麼樣跟值得的人、跟重要的事,達成必要的共識,這一門課,會帶給你決定性的幫助。

 

11月6號開課的這一期課程,是今年高難度對話的最後一期。如果你錯過的話,就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之後了。而我在錄音的這個時候,我們的名額也在倒數,我很期待,能夠在11月6號的教室裡,見到你,謝謝你的收看,我們再會。





標籤: 裘凱宇 , 自我覺察 , 自我成長 , 啟點文化 , 人際關係 , 高難度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