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見的事實,為「真」嗎?【一天聽一點~影片版#355】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今天要跟你分享這個主題,叫做《你看見的事實為真嗎》?

 

這個主題喔很有意思,我們常常會覺得自己所見必為真,自己所想、所認知的就一定是那樣。這也難怪在我們的演化,跟認知運作當中,如果沒有具備這個基本的前提,我們要怎麼去判斷,跟適應這個世界都會有困難。

 

可是也因為我們這樣子在思維、在認知上面,可以說是盲點、 也可以說是偏誤。所以有時候我們的注意力,其實被操作的、是被操弄的!

 

是我們被引導注意某些事,讓這些事情在我們的概念裡面,以為它是真的。但是它背後可能隱藏了一些更根本、更底層,我們需要注意的,但是是被調包的東西。

 

怎麼說呢?舉一個例子好了,在2003年的3月20號,那一天發生了美國總統,當時的總統小布希,他發動了伊拉克戰爭。

 

在這個時候發動伊拉克戰爭,美軍跟聯軍就以摧枯拉朽的一個勢態,很快的推翻伊拉克的海珊政權,那個時候發動這個戰爭的理由是什麼?

 

叫做伊拉克海珊政權有「大規模的毀滅性武器」。而這樣子對於世界、乃至於美國的安全是有疑慮的、是有威脅的,所以因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這樣的具體的威脅,所以要推翻海珊政權。

 

結果呢?在美軍跟聯軍用很短的時間,把海珊政權打垮推翻之後,在整個伊拉克境內有沒有找到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啊?答案是完全沒有找到!

 

然而這個狀況是只要你有去查,就一定找得到的事實,可是呢在美國政府跟媒體的操弄底下,關於「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這件事情,是一直被調包的。

 

比如說後來怎麼樣把伊拉克戰爭合理化呢?有一些說法,像是呢「保障伊拉克的人權」啊,然後呢「阻止伊拉克對基地組織的支援」,或者是「保護石油的供應」,甚至於「在中東地區搶下現代民主的灘頭堡」,這種話都說出來。

 

聽起來你有沒有發現都好像很合理、對呀!喔不能讓他們去贊助恐怖主義呀等等的。可是你仔細想想,任何戰爭的發動,是不是都有它的正當性!

 

如果你的戰爭發動是不正當的,代表在本質上就是侵略的行為,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政權,不管你認同不認同這個政權,只要你的戰爭發動,沒有「正當性」,它就是一種侵略,管你是美國發動,還是哪一國發動!

 

可是你回顧一下歷史,包含我們現在,經過十幾年後的一個認知,對這些事情到底還有多少人留意,「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存不存在?因為如果它不存在,就代表你這個戰爭的發動,是侵略行為啊!

 

可是其實這整件事情,就是當時的美國政府,跟各大媒體一起共謀,去左右、引導群眾的認知的一個結果。簡單說它就是一個大型的公關活動,讓你去認為這場戰爭是合理的。

 

那個時候美國政府跟各大媒體是怎麼操作的呢?很簡單,他們找了很多記者去深入戰地,去做所謂第一線的報導,讓這些記者去跟著作戰部隊、跟軍人,一起吃飯、睡覺,移防。

 

在整個高峰期間呢,這樣的一個記者深入戰地,大概有700名的記者,在戰地做實際的報導,那這裡面有什麼不對?其實在過去的戰爭狀況底下,這種狀況其實是很少的。

 

然而這700個記者深入戰地,因為有龐大的美軍跟聯軍的保護,所以他們的安全,雖然還是有危險性,但是在本質上安全是有一定的保障。更何況你回神想一下的話,美軍跟聯軍幾乎是以摧枯拉朽的態勢,去推翻了海珊政權。

 

那我真的要問一件事,這個是打了之後才知道摧枯拉朽,還是其實美軍早就知道伊拉克的軍隊是不堪一擊的?那如果伊拉克的軍隊不堪一擊,那「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又怎麼來的?

 

這很多時候我們沒有想到這一層,我們的認知、我們對事情的看法,是被媒體這樣子左右的。

 

好!回到這個整個美國政府,跟媒體的大型的公關操作,很簡單啊!他派了一大群記者,深入戰地去做報導,那換成你是記者,請問一下,如果你是記者,當你深入戰地之後,你會去討論這所謂的戰爭,整個背後的政治跟國際情勢的運作,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是否存在?然後這對美國的國際聲譽有什麼影響?這對整個全球的地緣政治有什麼影響?你會報導這種事嗎?

 

當你已經深入戰地了,不好意思當你深入戰地了,這個時候是要是人,你關注的就是人!

 

這裡面的軍人,他們的故事,他們有多英勇,然後呢他們到底是犧牲了家庭的什麼?他們在開戰前拋下了什麼?然後參與戰爭,然後他們受傷了,如何又如何…。

 

你有發現這些故事好動人!我不是說這些軍人不英勇,我不是說這些軍人的福址,跟他們為國家付出了什麼不應該關注,而是這一切必須要站在一個最重要的前提,叫做你發動這一場戰爭合不合理啊?

 

如果你發動的戰爭,在前提的部分是不合理的,啊你裡面的軍人再英勇,侵略行為就是侵略行為啊。

 

所以你會發現喔,根據後面的很多研究告訴我們,隨軍採的訪記者當中,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描寫「人性化」的議題,就是我剛剛跟你說的,他都不會去討論這場戰爭,在最前提、在政治的角度、在國際的角度,它是否合理跟合法?

 

沒有人在討論這個,大概有1/3的篇幅,都在討論什麼?那些「人性化」的,軍人的故事啊、他們多英勇啊、他們犧牲了什麼啊,而那些沒有隨軍報導的記者,他們大概只有1%會寫這種議題。

 

你看喔,隨軍報導的有1/3會寫這種議題,未隨軍報導的只有1%,那如果你是美國政府,你要不要讓這些記者派到前線?

 

而且呢對於媒體的角度,當記者能夠被派到前線,身為記者本身假設我是做媒體工作,我也會想把握這個機會!可是不好意思,因為這樣的一個狀況,我的認知、我的視角、我看待這件事的方法,就已經被框定了。

 

好!在來延續的研究是什麼,在那些隨軍記者採訪的報導內容當中,有93%是取材自士兵的觀點,就是從士兵的角度,去怎麼看待這一場戰爭。

 

那我真得要問你,如果你是一般士兵,你會說的是自己的犧牲跟英勇,在整個部隊裡面的團結跟氣氛?還是你會去說,其實我們發動這場戰爭,根本是不合理的,因為我看了半天就是沒有看到「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其實只要是士兵的觀點,我沒有說這些士兵有問題啊,其實這些士兵,換成我是那些士兵,我也會講同樣的話啊!我也會去講哎呦我們多英勇、我們犧牲了什麼…。

 

可是我只要在那個現場裡,我怎麼可能用一個更大的角度,跟更大的格局去思考,這一場戰爭是否合理。你會發現我的位置已經決定了我的視角;然而當記者只要派駐到戰地,他就會有93%的比例,是採取士兵的觀點,而不是這場戰爭「是否合理」的觀點。

 

你看喔如果比較起來,隨軍的記者有93%會從這個視角,這樣的比例是非隨軍的記者二倍以上。也就是說當你沒有深入戰地的時候,這些士兵的觀點,你是不會寫、也寫不出來的。

 

所以整理一下,從美國政府的角度算這一本帳,我只要讓這些媒體記者能夠深入戰地,請問這裡面的報導,會不會偏向我發動這場戰爭,對我合理的輿論操作?或者對我有利的輿論操作?這是想當然耳必然這樣決定的。

 

那從媒體記者的角度什麼呢?從媒體記者或媒體工作者的角度,哇~我能夠深入戰地,我能夠去拍到那些平常拍不到的照片,這當然是難得的機會啊,怎麼可能不把握?

 

然而對一般群眾的角度呢?你的所有的材料,你所有對這件事的認知,是不是都來自於媒體記者,所以當媒體記者都餵你關於這些士兵的英勇故事,都餵你關於這個戰場上面多麼人性、血淚的一部分。

 

請問你還會去懷疑小布希發動這場戰爭,其實是有問題的嗎?

 

所以從整體來看,整個伊拉克戰爭的報導,有71%是取材於整個「戰況」的報導。就我剛剛講的,讓你能夠覺得~哇!這場戰爭真的很重要,然後很合理的這個角度。

 

而關於這一場戰爭開打的合理性,開戰的正當性,就是剛剛一直強調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只有2%,這麼少的比例,提到關於這些不存在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所以其實當你理解到這邊,真正關鍵核心原本的問題是什麼?就是「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啊,可是到頭來誰關心這件事情?

 

你有沒有發現,在整個從美國政府到媒體的共謀的狀況底下,它就是針對大眾最典型的叫做調包我們的問題。原本我們應該最需要在乎的,它被調包成一個好像看似合理,但其實根本是狗屁不通的東西。

 

就像是什麼呢?很多廣告操作一樣啊,當一個廣告操作,它不斷跟你強調某件事情的時候,儘管那件事情其實在本質上,根本沒有它的重要性,可是你就會覺得「它很重要」。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曾幾何時我們的選舉,大家在強調「清廉」,我請問一下,你要擔任一個公職人員,清廉不就是一個最基本的條件?

 

當你不斷的喊「清廉、清廉、清廉」,你一路喊下去,你有沒有發現,那些不喊「清廉」的,是不是相對比較起來就「比較不清廉」,可是不是這樣子的啊!你怎麼可以把一個身為公職人員的基本的要求,成為一個你強力的訴求?這就是「調包」問題!

 

那如果你還記得的話,曾經有啤酒的廣告,跟我們說:「精選第一道麥汁精煉」,可是我真的必須提醒你,所有的啤酒都是用第一道麥汁做的,沒有人用第二道麥汁做啊!

 

可是你可能不知道這件事,當有一家公司不斷告訴你:「我們用第一道麥汁、第一道麥汁、第一道麥汁」,你就覺得喔,這是很厲害的!

 

但事實是如此嗎?你會發現當我們對這方面的理解,沒有一個真正深入認識的時候,這種被調包意識,被調包認知的狀況,是無所不在的。

 

所以談到這裡,有兩個角度我想要跟你分享,第一個角度,我們畢竟是活在我們的世界裡面,所以我們多數時候,不太會有這麼多的精力去關心這所謂的國際啊、國家大事。

 

甚至於你本身可能也不是一個行銷人員,所以呢你去識破那些廣告行銷的說詞,跟那些認知的陷井,可能也不是你關心的。

 

但你一定關心「人際關係」,因為很簡單嘛!這就是我們真實生活當中,你就是會遇到某些人,所以呢這兩個角度的第一個角度是什麼呢?

 

如果在一個相對單純的人際關係裡面,你能不能覺察到對方其實是在「調包」你的問題?

 

比如說當你今天要出門,你跟你的伴侶說:「我要出去了!」

結果伴侶哇哭的梨花帶淚說:「你怎麼可以丟下我?」

 

好啦!我說這如果是情侶之間,的一個生活情趣的一個營造,那我就沒話講。可是你一定遇過有那種狀況是,其實你只是出去一下啊,那跟有沒有丟下你、是不是要丟下你,是兩回事對不對?

 

可是當下你會不會覺得蛤?怎麼搞到最後,我只是出去一下變我的錯?

 

再來在很多夫妻之間,在談到關於子女的教養,可能兩個人的角度、兩個人的立場、兩個人的在乎不一樣,結果搞到最後,可能其中就有一個人會指責另外一個人說:「你怎麼可以不管小孩!」。

 

而且我告訴你,通常指責對方不管小孩的人,通常其實是自己不想管,然後乾脆先怪別人不管小孩,這樣子比較快!

 

所以這些都是在我們真實生活、人際關係裡面的「調包問題」,那當你遇到這種狀況,第一時間,你覺察到了嗎?如果你沒有覺察到,你可能在第一時間只會發脾氣,只會覺得有一種好像被挨了一計悶棍,然後很痛但叫不出來的感覺!

 

這對於你的人際跟生活,長期來看不是好事。我常常說當你發覺別人調包你的問題,倒不是說你馬上要跳起來,跟別人去做爭吵,這只會讓關係更撕裂,而是當你有了第一步的覺察之後,後面再怎麼樣重新的引導、建立共識,這才有可能性啊!

 

要不然我常常會分享說,如果你都不知道問題發生在哪裡,那你要怎麼解決問題呢?

 

第二個角度,叫做如果你在一個相對複雜的組織環境當中,當這個組織的潛規則,要你專注在某些事情、某些觀念、某些事物上,那你有沒有能力去認清這個組織「真正的目的」?

 

我並不是說組織要你去認同一件事,認同一個信念、去做一件事,它一定要控制你,其實不是的!而是你有沒有去認清,它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就像在伊拉克戰爭裡面,其實我相信多數人,當你看到那些報導的時候,是不會有意識到這些報導,跟美國政府它背後其實是要操作你的認知。多數人不會想到這一點,於是呢彷彿還把自己化身成為正義的使者。

 

可是說到底,這一場戰爭在發動的正當性跟合理性,就是有問題的啊!「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它後面做的一切動作,都在扭曲你的認知,但是我們會覺得這才是對的!

 

所以有一些組織,它可能要你比如說用什麼「僕人精神」,我個人也很喜歡「僕人精神」,可是你必須要去深思,或者要好好的去觀察體會一下,這「僕人精神」的背後,到底是要賦予你更多的力量?還是要剝奪你的自主?

 

比如說它可能用「僕人精神」作為一個標竿、作為一個標語,但其實是要你什麼?要你在不經過理性思考的狀況底下,去做所有的付出。

 

就像很多有問題的宗教團體一樣,當你投入之後你會發現,好像你皈依了某個信仰、皈依了某個精神信念的時候,其實你的自主是被剝奪的,當你對於某些奉獻、某些事情有所質疑的時候。

 

你會發現你在那個小團體裡面,還會被大家圍剿,叫做~唉!你的信念不夠堅定,是這樣子嗎?任何信仰如果要我們失去了懷疑的精神,那我還寧可不要有任何信仰。

 

所以其實任何組織一定有它的文化,包含我自己經營公司,我對我的公司的文化,還是有一定的要求,可是我都會鼓勵我的同仁,包含跟我互動相處的人,你可以仔細的想一想,這些要求的背後,其實是要讓你有更多的力量、更多的自主?還是要剝奪你的力量、剝奪你的自主?這才是關鍵!

 

所以不管是我們在單純的人際關係裡,還是相對複雜的組織運作生態裡,其實你有沒有能力去判斷今天你的認知、你所認為的事實是否為真,到底是那些東西是真正的事實,還是被營造出來的認知層面的事實?這是不一樣的!

 

其實今天的內容跟你分享到這邊,如果你要我給你任何的建議的話,那麼我會用這兩句話建議:你必須要先具備「望聞問切」的能力!再來要養成「策略思考」的素質。

 

那當然熟悉我的課程的朋友,就會知道「望聞問切」,是我在『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這一門課當中的關鍵字。

 

就算你不來上我的課程,那麼你對於那種相對單純的人際關係,你對於你的伴侶,你對於你的家人,這種相對單純,牽扯到的人相對不多的人際關係裡面,這時候你有沒有具備「望聞問切」的能力?

 

你是不是能夠看懂、聽懂,他的行為表現跟他的表述,並且用適當的問句,讓共識能夠成為彼此之間一個共同的認知,這是很重要的,不然其實我常常說,有時候對方他並不是那麼壞,他一定就是要有出於惡意的去調包你的問題,有時候真的不一定是這樣。

 

而是這是某些人的某些,可能在他成長過程當中的一種習慣,他下意識的覺得把責任推給別人會比較快。那會把責任推給別人的人,通常最擅長的就是調包你的問題嘛!

 

把你原本真的重要、應該要在乎的重點,調包成另外一個對他有利的說詞跟說法。所以呢你有沒有具備「望聞問切」的能力?

 

那如果再進一步,你面對的是一個相對複雜、龐大的一個組織生態,比如說學校的組織、公司的組織、某個專業社群的組織,如果你是在這樣的一個組織生態裡面。

 

那這個時候,你真的必須要有「策略思考」的素養,有很多東西權力到底在誰身上?這些權力的擁有者,他要讓知道的、他要讓你認識的,究竟是真正的事實,還是他背後有別的目的?

 

當你認為這件事情就是這樣的時候,那誰會得到好處?會得到什麼好處?這一切整盤棋背後的前提是什麼?

 

就像發動伊拉克戰爭,背後的前提叫做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可是當這個前提不存在的時候,你還把別人這樣子打下去,請問你背後的利益是什麼?

 

整個伊拉克戰爭發動下去之後,其實真正得益的是誰?誰賺到了錢、或誰得到了政治上面的利益?這些東西當你整盤棋想通、想透了之後,這時候恭喜你。

 

雖然你不一定要踏入政治,雖然你也不一定要對自己的未來,有多麼龐大的企圖,但是至少你可以活出一個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獨立人格。

 

這其實是你在人生的各個層面、領域當中,要能夠活出自己的力量,要能夠活出自己的圓滿,一個最重要的前提。

 

所以呢談了那麼多,不管是我的『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還是我的『高難度對話』的進階課程,叫『高難度對話的策略思考』,這兩門課,我相信會帶給你很大的幫助。

 

然而我一本初衷要談一個很重要的前提,就是不管你會不會進我的教室,我都希望你能夠長出獨立思考、判斷,進而創造自己獨特人生的能力跟素養,我是凱宇。

 

希望今天的分享對你有所幫助,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請在影片裡按個喜歡,並且訂閱我們的頻道,別忘了訂閱旁邊的小鈴鐺按下去,這樣子你就不會錯過我們所製作的內容。

 

然而剛剛在內容當中,提到了這些課程,無論是『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還是『策略思考』,在我們網站文字說明,或者最末端的說明,都有相關的連結。

 

那麼我們下一期『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是在7月21號開課,希望你把握這難得的機會,特別是對於時間考量,或者是地區限制有一點考量的你,我相信這是一個很難得、也很重要的機會,期望我在我的教室裡,能夠見到你,謝謝你的收看,我們再會。

社群分享
加入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