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愛我,就不該讓我一個人!失望,如何幫你找到自己?|【心理躲貓貓#3】

00:00:00 愛我,為何不懂我的需求?

  • 希望不用說,對方就能懂自己的需求,是一種全能自戀的想像
  • 能夠全心全意關注你,代表對方沒有自己,因此面對「不可能存在」的伴侶,你只會不斷經驗失望、痛苦
 
 

精神分析學者Winnicott:「夠好的母親,才能讓孩子發現他自己」

嬰兒時期只要一哭,任何需求就能被滿足,所以會處在全能自戀的狀態,覺得是自己在控制環境。一旦經驗過幾次,哭了卻沒被回應、滿足的狀況後,嬰兒才會發現照顧者的存在,他的世界也才變大。
 
  • 當對方無法回應你的需要,讓我們有機會意識到,關係是由兩個不同的人所組成
  • 沒人能隨時隨地滿足另一個人的需要,就連母親也不需要做到完美,孩子才有機會練習,發展出自我照顧的能力,甚至發展出自己的興趣、專業能力
→ 失望是辨識關係的起點,也是開闊世界、長出能力的關鍵。
 
 

對方隨時無法滿足我的需求,是因為他不愛我?

  • 先承認你的失望、痛苦是真實的,才能做好自我照顧
  • 你的感覺與事實不一定相關,況且現實中很難完全為了另外一人而活,因此區分兩者的差異,才能在了解自己的需要後,回頭跟對方討論
 
 

成熟大人的「體貼」

對方沒有接住你的不舒服,失望的你想跟他討論自己的感覺,卻在察覺到他的為難、疲累後,選擇體諒他的狀態(如:工作忙)。
 
  • 丟掉自己的需求去體諒對方,如同割捨自己一樣殘忍;唯有先照顧好自己,才有辦法照顧身邊的人
  • 許多尋求諮商,很能設身處地、為人著想的個案,需要的不是找出自己的問題,而是認清自己的需求
 
 


00:12:50 看見「體貼」背後的心理動力

對身旁人體貼、受人喜愛的個案A,卻自覺與人很有距離感,想靠近但又不敢說出自己的需要。諮商過程進行得很順利,因為A總能自我反思、深刻地探索,讓身為心理師的玉婷也感受到他的照顧。

然而一直很守規矩、照顧人的A,某次諮商突然遲到很久。等A趕到場後,他滿懷歉意地說明遲到原因,並希望取消這次的諮商,玉婷則按照先前的約定,說明這次諮商時間一樣會收費,卻讓A當場暴怒,認為兩人關係建立很久,玉婷卻毫不體諒他的為難、不懂他的為人。
 
  • 失控行為展現出A真實的一面,背後有著「被體諒」的渴望,希望不用說,玉婷就能懂他的需要
  • 玉婷是A理想中完美的樣子(會照顧別人),但是當玉婷讓A失望時,她便成為A主觀世界的剝削者,如同生活中的其他人,總在他身上要東西
 
兩人在後續諮商回頭談A當時的感受,進一步發現A在所有關係裡,假設自己必須是完美的,害怕一旦無法滿足對方的需要,就會得不到喜歡、被拋棄,而且如果太靠近別人,可能會被發現自己的不完美,所以才會感覺無法靠近任何人。
 
  • A的潛意識裡,不相信會有人一直待在他身邊,因此體貼是他的保護牆,以免承受可能讓別人失望的恐懼感,並確保能滿足他的人不會離開,否則得承受分離的痛苦
  • 當A還無法接觸自己時,心理師沒有因為他的暴怒而離開,提供了A另一種好關係的可能性
→ 在我無法意識到的邊界之外,有一個穩定的你在那,能夠提供安全感。
 
 


00:23:20 如何把自己想清楚?

如何擺放希望伴侶體貼自己的期待?

  • 想清楚自己的真心想要,與伴侶在一次次穩定的溝通、嘗試、調整中,慢慢找到彼此最真實的需求
→ 越瞭解自己,才能允許對方也有自己。
 
 

精神分析治療會給予個案建議嗎?

  • 治療的重點,不在於得到答案或工具,而是在過程中一次次靠近自己,並且從獲得的體悟中,回到生活中實踐、調整
  • 功能較好的人,不用治療師給予建議,在對談中或許就能自己找到解答,但是某些人需要被點破,才有辦法繼續下去
 
 

個案接觸到自己的真實後,因此離開諮商該怎麼辦?

  • 或許是因為個案還不夠信任諮商關係,無法與諮商師談下去,或是接觸真實太過痛苦,想要暫時休息
  • 離開沒關係,只要還想討論,隨時可以回頭找諮商師
→ 諮商的重點不是得到答案,而是在過程中能越來越靠近自己。
 
 

如何想清楚自己?

  • 在日常生活安排一段時間,留給自己反思、自我對話
例:運動時收聽自己喜歡的節目,思考內容帶給自己的感受、意義。
 
 
心理治療的框架(如:時間、空間、收費),是個案認識自己的入口,與治療師拿捏相互配合的程度時,有機會看見彼此的差異,提供討論的空間。
社群分享
加入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