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嘗試又怕浪費時間,怎麼辦? 【一天聽一點#1107】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
在這裡我們結合心理跟生活的真實運用
陪伴你每天進步一點點
如果你每天都想要有所進步的話
就請你一定要訂閱我們的頻道喔

關於生涯的選擇經常會有一個討論
那就是喔 要「先廣而後深」
還是「先深而後廣」
「先廣而後深」的意思就是說
先多方接觸了解自己的興趣跟愛好
再選定一個主軸好好地發展
而「先深而後廣」呢?

就是盡早地選定一個主軸好好去發展
在有一定的基礎程度之後
再去衍生出其他的興趣 觸類旁通
不知道如果要你來選
你會站在什麼樣的立場
而如果回顧自己的生涯發展過程
你又比較傾向哪一種路徑呢?

先說「先深而後廣」的例子吧
最有名的喔 就是在2011年出版
《虎媽的戰歌》的這個作者「蔡美兒」
她就是虎媽

她在這本書的第一章的第一頁
她就說她兩個女兒
蘇菲亞和露露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包含呢 她們不會練習
鋼琴或小提琴以外的樂器
蘇菲亞練的是鋼琴
而露露練的是小提琴

蔡美兒呢
監督她們每一天要練三、四個小時
有時候要練到五個小時
其實要發展專業的路徑有很多
有一些傑出的演奏家
都是從很小的年紀開始專心致志

像大提琴家「馬友友」就是這樣的例子
可是很少人知道喔
馬友友剛開始是練小提琴的
他練了小提琴之後再練鋼琴
可是都感覺到不是很喜歡
最後才改練大提琴

而虎媽的教育概念是要完全跳過這個
體會跟嘗試的過程
似乎好像越早專注在某個領域
她的成就就會越大
如果追蹤她女兒後續的表現
從蔡美兒她自己的宣稱
她說露露是一個天生的音樂家

而她的歌手朋友則說露露
表現得出類拔萃
具有沒有人能夠教得來的天賦
露露的小提琴的琴技雖然是很棒的
可是過不久
她卻很憂鬱地跟她的母親說
小提琴是妳選的不是我選的
露露從13歲開始幾乎就不再碰小提琴了

蔡美兒在她自己的書裡也坦白
她不禁去想喔
如果當初讓露露
自己選擇想要演奏的樂器
露露會不會繼續就把琴練了下去呢?

其實很多研究都告訴我們
剛開始給自己一點時間去探索
去體會是重要的過程
像是有一個針對8到18歲的音樂學生
去做的研究表示喔
大家的音樂程度從初學一直到精湛都有

結果發現喔 無論哪一組
在展開訓練前的練習時數
都不會對於接下的表現造成明顯的影響
而日後表現最好的學生
都是從找到最喜歡的樂器之後
才遠遠地比別人練習量開始變多
而無論這樣子的選擇是基於能力
還是自己的喜好
都是因為找到自己喜歡的
讓自己會去努力
而不是相反過來
先努力然後讓自己慢慢地愛上它

其實另外一個研究針對1200個
學音樂的年輕族群
都發現喔
他們會放棄音樂的主要原因
都是因為他想要練的樂器
並不是現在正在練習的樂器
而進一步來看 在很多音樂學校裡面
那些學校評等為優異的學生
他們有很高的比例都來自於
並不是那麼在乎音樂的家庭
他們並沒有從很小就開始練音樂

所以這些研究都告訴我們
更早地去學習或者是練習
並不等於未來就會有優異的表現
而且甚至於進一步發現
太小的孩子如果上太多的課程
反而不僅沒有幫助
還會損傷他們學習音樂的興趣

而這些研究都共同指向
練習不同的樂器其實是很重要的
那些被歸類為優異的學生
他們原來都平均練習三種樂器
而表現不好的學生
通常都把時間只花在練習一種樂器上

其實這些研究都告訴我們
初期做一些必要地嘗試跟探索
再有一定的了解之後
開始發現自己的喜好跟興趣
然後鎖定目標全心投入、大量練習
就能夠造就出優異的才能

好的 說到這裡
似乎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就是「先廣而後深」
通常才是造就優異人才的關鍵
而放到我們自己的真實生活裡呢?
你有「先廣而後深」嗎?

很多人聽到這裡可能眉頭就皺起來了
我遇過很多朋友在他們內心深處
有想要多元接觸、多方嘗試的意願
可是他們一直做不出
多元嘗試、多方接觸的「動作」
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試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觀察喔
首先最明顯的就是他們太害怕失敗
或者是把成功或失敗這件事情
用太過於窄化的定義去定義它們
就像我們前面說到的「馬友友」
在你認識大提琴家馬友友之前
他第一個接觸的樂器是小提琴
接下來接觸鋼琴
那這也就說明著
他接觸了小提琴之後
發現並沒有發揮得很好
或者是沒有很喜歡
鋼琴的歷程也是一樣

所以呢 如果你用接觸了某件事
就要能夠做到出類拔萃
用這樣的定義來定義所謂的成功
那馬友友在前面的嘗試
是不是就等於失敗了呢?

然而如果你又很害怕失敗的話
為了避免失敗
合理的決策跟邏輯就是那我都不要嘗試
所以就造成一個你期望自己接觸得更多
但是事實上
你無法接觸更多的一個矛盾狀態
在這裡喔 我不禁要感嘆
好像我們的文化背景
對於很多事情喔 
的得失心真地放得太重太重了

就像是我長年推廣閱讀
我遇到很多人
他沒有辦法養成閱讀的習慣
內心深處居然是因為
他覺得讀完一本書就要能夠說得上嘴
就要能夠讓別人覺得自己有學到東西
能夠去表現出自己很有料的樣子

那我說喔 如果你把閱讀
賦予這麼沉重的任務
換成是我 我也不想讀啊
就拿我自己的「有聲書評」
這麼多年累積下來已經好幾百本書
你隨便抽出一本來問我
我告訴你 十有八九我都忘了
但是那重要嗎?

其實對我來說每讀過的一本書
在我的心裡、在我的靈魂
就會烙下一個痕跡
或許我已經忘記那個痕跡的來源跟出處
我也沒辦法說出
一套很漂亮的邏輯跟道理
但是我相信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就像是「馬友友」一樣
他學過小提琴跟鋼琴
為他養成的音樂素養
還有音樂演奏的相關概念
日後當他把這些全部
集中在大提琴的時候
他不僅能夠因為熱愛
把大提琴表現得很好
也因為前面有其它的體會
他所演奏出來的大提琴
一定會比那些
純粹只學過大提琴的演奏家
來得更為精彩、更有深度

就像是我們看
有些人隨著年紀產生了更多的智慧
是因為他真的有去經驗他的生命
而不是讓時間穿越他如此而已啊
可是同樣歲數的人
如果他每天都活得誠惶誠恐
因為害怕失敗他就只敢在自己的舒適區
在自己的小範圍裡活動

那你說 年紀對他而言
絕對不是經驗跟歷練的提升
更沒有智慧上面的增長
所以或許你在做任何嘗試之前
你可以先問問你自己
你怎麼看待所謂的成功跟失敗
是什麼原因讓你需要因為投入一個領域
就覺得一定要拿出什麼樣的成績
就要有多厲害的感覺
這完全是限制你的主要原因啊

就像是那句大白話說的
「要做就做到最好」
其實我超害怕遇到這種人
因為這句話的背後意涵就是
如果沒有把握做到最好我乾脆就不要做
但也因為你啥都沒有做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
這世界長得什麼樣子嘛

好 那另外一個
會阻礙人多元嘗試的原因
那就是他掉入了「終極選項」的迷思
尤其是我們看待生涯的選擇
很多人會有一個想法
會覺得只要找到一個所謂對的工作
就可以萬事太平、永保安康
可是環境在變、人在變
所有的主客觀
都在一個不確定的狀況底下
你要怎麼樣
能夠找到一個「終極選項」
「終極正確」的答案呢?

而且就以人的一個思維慣性來說
當我們已經覺得自己把握了答案
那一刻之後我們就不會再去思考
而一個不思考的人
他就不會有環境的適應能力
可是反過來說
那些具有良好適應力的人
就是在他遇到任何危機跟選擇之前
他有足夠多元而且豐富的經驗啊

所以呢 我們是不是要回頭看看自己
有沒有掉入那種「終極選項」的迷思
有一種覺得好像我只要找到什麼工作
我只要找到一個對的答案
或者是這世界上一定存在
某個我只要一進去
就會覺得這是上天為我設計的工作
我必須很殘酷地告訴你
這種工作不存在

對馬友友來說
你知道的是他精湛地演奏
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他在學大提琴的過程當中
可少不了去適應很多很多不習慣的地方
所以只要有任何困難
馬友友就覺得這不是我的「終極選項」
這不是我要的
那你還能夠聽得到
今天馬友友精湛地表演嗎?

所以啊 我們是不是在生命的每一個階段
都有必要停下腳步
好好地看看自己
我們在每一次地嘗試之中
我們怎麼定義所謂的成跟敗呢?
再來 我們有沒有掉入
那種「終極選項」的迷思
覺得一定有一個標準正確的答案
在我們的生命裡等著我們

如果你因為這些思考讓你的生涯
產生了很大的辛苦跟困境的話
那改變從現在是可以開始的
我很歡迎你喔
除了追蹤我們「一天聽一點」內容之外
我有一門課【過好人生學】
歡迎你的加入

因為在這一門課裡
一開始就會幫助你
突破「終極選項」的迷思
讓你透過在生涯發展當中
必要能力的建立
不僅是讓你可以多方面地探索
更重要的一點是
在每一個探索的過程當中
都能夠為你留下
可以帶到下一個階段的必要能力
還有必要的成果
生命是一個累積的過程
關鍵不在於你曾經做過什麼
關鍵在於這些相加起來
是不是能夠豐富你的生命
讓你活成自己更喜歡的樣子

而且呢 我在這邊喔 要特別提醒你喔
【過好人生學】$1999 的優惠
即將在 7/15 的晚上12點之前就截止了
你加入了嗎?
如果還沒加入的話
歡迎你的加入
然而不管你會不會參與我的課程
我都希望透過我的分享
能夠帶給你一些啟發與幫助
我是凱宇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
無論是透過 YouTube
還是 Podcast 收聽
都記得要訂閱我們的頻道
並且把它分享給你身旁的朋友
我們需要你用行動來支持我們

然而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
或課程有興趣的話
如同今天提到的
【過好人生學】這一門線上課程
相關的連結在我們的影片說明欄裡都有
再次提醒你$1999 的優惠
即將在 7/15 的晚上12點就截止了
期盼你的加入

希望我能夠跟你一起學習、一起前進
那麼今天就跟你聊這邊了
謝謝你的收聽 我們再會

社群分享
加入最愛